上週是蘭陽週+其它一大堆有的沒的週展,加上周末周日的事情,是我這三年來,除了迎新跟返服隊以外,在學校辦活動感覺最累的一週。

就從天氣說起好了,因為現在正在下大雨,話說第一天一早,天氣陰雨,雨雖然不大,但是卻是一陣一陣的下,很不幸的我第一天是負責場佈跟早上的班,所以我只能臨著忽大忽小的雨在百花池跟大恩館之間搬東西,第一天的場佈人還蠻多的,感覺還蠻順利的;不過相對農學院那邊,我們系上的人,我只看到山水一個人在搬那些仙人掌跟器材,都沒有其他人來幫忙,後來跟別人講,才知道原來其他人都忘了要擺週展了。

星期一的生意還算不錯,比起去年第一天的大雨,雖然今年也下雨,但是雨勢不大,人潮也比去年多了不少,相對營業額也多了不少,去年第一天只賣五千多,今年晉升到一萬多,足足翻了快一倍,可見大學生的消費實力,依舊相當可觀。

星期一我只有排早上的班,因為我這學期只有星期五是早上的課,其他都是下午的課,所以中午大家都來時,我就先回家換衣服,準備去上課;不過下午上完課,因為剛好在收攤的時間,所以就去幫忙收攤,第一天場佈場復都到場,外加兩小時的班,我累了,但是星期一似乎還沒結束,因為晚上是主任盃,所以收攤收到差不多的時候,我就先趕去球場。

主任盃因為一直借不到假日的球場,所以改在晚上辦,辦在一個最忙的晚上,因為本來要主持的小咪感冒了,聲音變成低八度+很有磁性,怕大家聽起來太吃力,所以我就臨時上去當主持的,感覺是還好,不過內容有點怪怪的,因為是臨時的,所以我也不計較了。因為主任盃的關係,星期一的檢討跟半夜的點貨,我都沒有去,因為從早上8點到晚上10點,都沒有休息過,所以我累了

雨下的超大的,不知道明天會不會停,這是星期日晚上大家的心情,也是我現在的心情,晚上10點多開始下雨,雨下到隔天還是一陣一陣的,一直到下午才稍稍停歇,但是星期二的天氣還是一樣,一陣一陣的雨,場佈依舊是我跟一些老班底,東西依舊順利的搬到百花池,只不過早上顧攤的人超級少,就我跟仲男.弘嘉還有威至,雖然有些人下課會過來幫忙,但是感覺整個攤位就是很空,連花生磚都要我去刨,結果發現了一件事,原來昨天莉茹她們跟我抱怨今年變難吃,原來是因為刨刀被裝反了,所以刨出來的很粗,變得很黏牙,因為昨天我沒有注意到,所以負責裝刀的人我就不清楚是誰了。

星期二到我去上課之前,依舊只有零星幾人,雖然很想留下來顧攤,但是主任的課卻不大敢翹,畢竟他是必修課,而且還蠻重要的,加上還要那次還要教作業,所以只好狠心拋下在攤位上夥伴,跑去上課,不過一下課我還是跑去幫忙場復,真的要說一句話,好累

星期二晚上回到家,兩隻手已經有點痠痛,尤其右手,有點像是刨花生磚的後遺症,平常都沒啥在運動的,這時候就會覺得怎麼會這麼容易累,兩隻手到隔天早上都還一直有點酸,一直到星期四才好一點。

星期三是打工的日子,所以今天就不去幫忙場佈了,反正排班表上面,星期三的人數莫名其妙的多,尤其是下午的時段,要是分一點到星期二或星期四就好了,雖然沒有去擺攤,但是打工也不是隨便混的,所以擺攤差不多,甚至比擺攤還累

星期三下一課一就去幫忙收攤,大家依舊很努力,話說這天晚上本來要點貨,因為我是星期四幾乎整天班,但是我睡著了,我本來有要阿鑫叫我來點貨,但是......阿鑫他也睡著了,所以我就睡到隔天一大早起床,然後看著威志在子超門口寫的那張字有點醜的紙,開始搬東西。

星期四因為貨不夠,所以很多東西都停賣,好在我有先幫那個食肉一族,先打包鴨賞,不然就沒貨了,星期四天氣就不錯了,一早還有太陽,跟去年一樣的天氣,前三天陰雨,之後都是大晴天,因為天氣不錯,所以彈珠汽水跟冰的詢問度大幅提升,雖然別的東西缺貨,但是這兩樣一定不會缺貨。星期四這天兩位師傅都在,所以我就不去刨花生磚了,不過花生磚到中午過後出了一點小問題,卡了快一小時才回復,擔心了一下,還好沒有太大的問題。

星期四晚上是阿伯的慶功宴,地點在天母的pizza hut,這天簡直就聊八卦的日子,在場大部份的人,有八卦的都被挖出來講,包括不在場的山水也遭殃,還好我沒有什麼八卦可以被討論,吃完之後還陪阿伯去買鞋子,話說士林夜市不管是不是假日都一樣擠,明明摩曼頓就在前面10多公尺,卻擠了將近5分鐘才走到,真的是人擠人擠死人。

顧了一天的攤位,加上晚上又吃的超飽,回山上前又去士林夜市擠了一下,一回家就趴了,我累了

星期五一大早就是上課,下午就開始做最後衝刺了,基本上能賣的東西都賣得差不多了,比起去年,今年除了彈珠汽水跟蔥醬外,幾乎沒有太多其他東西剩下來,可以說是賣得乾乾淨淨。

先寫到這裡吧!剩下的等我睡醒在寫。外面雨還在下,不知道我要出門前它會不會停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加加減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